新高考在路上, 走向招考分離

作者:不詳  時間:2018/9/6 20:34:55  來源:搜狐教育轉載  人氣:

  新學期開學后,剛剛升入高二的王金水將正式開始走班上課,這是此前學姐學長從未嘗試過的全新學習方式。
  作為北京市首批即將在2020年參加新高考的學生,和王金水同一屆的學生們在高二時將不再進行文理分科,取而代之的是“3+3”選科方式。即3門統考必選科目(語數外)+3門選考任選科目(從思想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中任選3門)。在理論上多達20種排列組合的情況下,走班制代替了傳統的固定班級制度,成為了學生即將面對的最大變化之一。
  王金水面臨的新高考,源于北京市在2017年研究制定并發布的《北京市普通高中學業水平考試實施辦法(試行)》和《北京市普通高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實施辦法(試行)》。今年8月23日,北京市教育委員會公布了《北京市深化高等學校考試招生制度綜合改革實施方案》(下稱《方案》),在總結上海和浙江高考改革試點經驗后,出臺了更加具體的改革措施,但關于綜合素質評價錄取方式,高考公平性等問題依然引發了不小的爭議。
  北京新高考方案落地
  2014年9月,中國政府發布《國務院關于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標志著國內高考改革在政策層面起步。作為改革的先行試點,上海和浙江于當年率先按照新模式進行高中階段的培養,并自2017年起依照改革后的招生錄取模式進行考試。
  相比于此前的高考,新高考最大的變化是“兩依據,一參考”模式,即不分文理科,采用“3+3”自主選科模式,以高考成績和高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為主要依據,參考學生綜合素質評價擇優錄取。
  給予學生更多選擇權,成為高考改革者考慮更多的因素,學生在學習和考試科目的選擇上有了更多的空間。
  在上海和浙江,難度較大的物理被集體“棄考”。據浙江省教育考試院、浙江省教育廳公布的數據,2017年浙江全省共29.13萬名高考考生,其中25.01萬人報名普通高校招生,選考物理的僅有8.9萬人,在浙江開放的七門選考科目中,排名倒數第二。上海教育考試院公布的數據也有相同趨勢,2017年的5萬名考生中,1.92萬人選考物理,占比38.4%,在開放的六門選考科目中同樣排名倒數第二。
  與上海,浙江“遇冷”不同,在北京新高考選科階段,物理得到了考生及家長的重視。來自西城區某高中教師張勇告訴界面新聞記者,根據其在參加教研時的情況了解,不僅自己所在學校,其他學校選擇物理學科的學生所占比例較高。
  已經完成選科的王金水也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其所在的密云二中選擇物理的人數也是最多的。“我們年級物化(物理+化學)班是最多的,共有7個。”王金水說。
  這樣的變化與政策導向上的變化不無關系。在5月本屆學生選科前夕,北京教育考試院發布了《2020年擬在京招生普通高校本科專業選考科目要求》(下稱《要求》),以指導學生選科。根據《要求》顯示,大部分專業,尤其是理工科專業都必須選考物理。
  王金水回憶,在選科之前學校會開辦相關講座,老師會向學生們強調,在最新的政策下選考物理意味著可以選擇絕大部份的專業。“很多同學意識到物理的重要性,即使物理不是強項,也會選擇。”王金水說。
  在其他方面,北京的新高考政策也進行了一些細節調整。例如英語聽力一年進行兩次考試,取聽力最高成績與筆試成績一同組成英語科目成績,計入高考總分,浙江和上海英語則規定為全科所有內容考兩次,選擇最好的一次成績計入高考總分。北京的選考科目的考試次數與時間,也與上海、浙江不同。浙江省的選考科目可以考兩次,選擇最好的一次成績計入高考總分;上海市的生物、地理兩門科目可提前選擇在高二參加等級性考試。北京則與此前相同僅安排一次考試,意在規避此前試點改革中反映出的考試密集、學生壓力過大、學習搶跑等現象。
  不唯分數論惹爭議
  除了選科、選考以外,此次北京市《方案》中提出的探索開展綜合評價錄取模式改革試點引發關注。在此機制下,高考成績可能不再是唯一錄取依據。根據《方案》顯示,綜合評價錄取依據統一高考成績、學業水平考試成績、面試成績、普通高中綜合素質評價進行錄取,高考成績占比原則上不低于總成績的60%。
  《方案》一出,立即引起熱議,部分網友質疑該評價機制中面試成績、綜合素質評價部分缺乏客觀標準,容易引起不公;同時高考成績只占60%使得高考的含金量下降,甚至引發了“拼爹”言論。
  “(群眾的)錯誤理解會影響建立多元評價體系的高考改革努力,導致我國基礎教育長期受困于單一分數評價。”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對界面新聞記者說。“高考成績占60%,是對已經投檔成功的學生而言。”
  熊丙奇表示,目前綜合素質評價錄取的具體操作是先由學生提出申請,學校對申請學生進行篩選,確定入圍學校測試名單,獲得入圍資格的學生獲得測試成績以及填報志愿的資格。在高考成績公布后,由考生根據自己的高考成績、校測成績填報綜合素質評價志愿。高校按一定比例,如1.5:1調取學生檔案,再對投檔學生按高考成績、大學面試成績和中學學業成績進行加權綜合評分排序,按計劃錄取。
  浙江則早在2011年就啟動綜合評價錄取改革,目前已有50多所學校實施該評價體系,上海從2015年啟動綜合評價錄取改革,現有9所學校試點。
  “從上海、浙江的綜合評價錄取改革試點看,有的學校綜合素質評價錄取投檔分甚至高于統一招生分數,綜合評價錄取改革的意義,主要在于在高考成績之外,關注學生的其他能力與素質,同時讓學生選擇感興趣、適合自己的學校、專業。”熊丙奇說。
  同時,北京市教委發展規劃處處長姚林修在做客北京城市廣播《教育面對面》節目權威解讀新高考政策時也表示,目前新高考中所有考生升入本科院校的主渠道還是統一高考,綜合評價錄取試點,是未來探索利用綜合素質評價從選科到選人的一個小規模的試點項目。
  招考分離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去年的十九大會議討論中表示,將在2020年全面建立起新的高考改革制度。但目前,意在提倡素質教育,建立多元評價體系的新高考,還沒有完全引導基礎教育走出唯分數論,學校、學生和家長仍在以相對功利的態度來對待高考。
  “目前高考改革中存在的最大問題是在招考當中行政依然是主體,并沒有把招生的權利真正交給高校。”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對界面新聞表示,在未來高考改革如果要有所突破,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到招考分離。
  熊丙奇也認為,即使是目前的綜合素質評價錄取改革,力度還遠遠不夠,已經試點的綜合素質評價錄取改革,還是在和高考的集中錄取做嫁接。
  “只有大學實行自主招生,獨立對學生進行多元評價,而不是把學生納入一個分數標準體系排序、投檔、錄取,才能引導學生根據自己的興趣自主選擇學科,發展個性和興趣。”熊丙奇表示。
  對于擴大高校權利,充分開放高校自主招生后可能存在的腐敗問題,儲朝暉表示,目前的自主招生就像在行政權力控制下開了一個洞,“這個洞很可能成為腐敗的通道”,他說,將招生權利完全交給高校后,高校必然要建立專業的招生團隊,此類專業團隊在監督下透明程度會更高。同時他也認為,考生和家長可以“用腳投票”。
  “如果一個學校不斷被曝出腐敗丑聞,那么它很可能會辦不下去”。儲朝暉說。
  (應受訪者要求,王金水,張勇均為化名)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中彩啦彩票 重庆时时彩追号计划 | 时时彩视频 | 迪士尼彩票 | 乐发彩票 | 凤凰888彩票 | 724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