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高考備考時評新素材4篇

作者:不詳  時間:2019/1/7 19:37:04  來源:會員轉發  人氣:

  1.就該激起“座霸”們的羞恥感
  近日有網友發帖反映,在開往北京南站的一列高鐵上,一名男乘客霸占靠窗的座位,不肯坐自己的座位。被霸占座位的女士勸他時,該男乘客竟然說:“誰規定一定要按號入座?要么你自己站著,要么去坐我那個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車坐。”這一視頻上傳到網上后,立刻激起了廣大網友的憤慨,甚至有網友檢索到該男子的身份信息。迫于輿論壓力,當事人進行了回應,表示對自己的行為很后悔,向女乘客道歉。
  這件事情說大也不大,但之所以引起網友熱議,大約是因為挑戰了人們的道德底線。眾所周知,買了票對號入座,這是約定俗成、婦孺皆知的規則,就跟辦事要排隊、不能隨地吐痰一樣,是公序良俗的基本表現。必須意識到,個人只能存在于社會之中,無論他多么追求個性解放,也必須植根于現實,捍衛和弘揚為社會所公認的道德立場。對號入座就是這樣一個樸素的道理,想一想,為何許多人看到此事,馬上會條件反射般地反對?就是因為碰到了內心準則這根“線”。假如兩個人協商換座,不觸及他人利益,公眾不會有這等意見,真正令人“鬧心”的是該男子的態度,一句輕飄飄的“誰規定一定要按號入座”,實際是要改變一種道德秩序,所危及的是公共利益,自然難免讓人炮轟。
  不尊重公共道德的行為,必然要付出相應的代價,這方面應該尋求于規則救濟。事實上,對號入座遠遠不僅是一種道德秩序,它在法律法規中也能找到依據。1997年鐵道部發布的《鐵路旅客運輸規程》中明確規定,鐵路旅客運輸合同的基本憑證是車票,“依據車票票面記載的內容乘車”是旅客的依法權利。這雖然是一則部門規章,但結合《治安處罰法》的有關規定,對違反者乘警是有權力進行強力糾正的。不僅如此,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下發的《關于在一定期限內適當限制特定嚴重失信人乘坐火車 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意見》,對“擾亂鐵路站車運輸秩序且危及鐵路安全、造成嚴重社會不良影響的”行為,可給予限制乘坐火車的處罰。此次事件雖不嚴重,但出于必要的警示意義,依然可以追加一定的處罰。
  此外,“輿論炮轟”也是其必須要承受的代價。我國古代傳統文化中,素有“禮義廉恥,國之四維”的說法,一個人如果做了有違常理之事,不論法律能不能管,輿論總是要口誅筆伐的。況且,有許多事情并未上升到法律高度。還是拿高鐵來說,許多人在車上吃味道大的食物,將瓜子殼吐得滿地都是,不管他人大吵大鬧,這時候沒有依據強力糾正,周圍人的議論和規勸就很重要。如果他依然我行我素,得益于互聯網的出現,人們還可以尋求輿論的鞭撻。事實也證明了,在許多時候,對一個人僅僅罰款、警示,遠遠不及輿論曝光那樣有威力。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是要激起一個人的恥感,應該意識到,沒有恥感就是對“無恥”的支持。就維護公共道德的目標而言,恥感正是一個人道德意識的起點,也是一個人有道德能力的體現。
  但也要看到,“輿論炮轟”的邊界,容易陷入所謂隱私權的爭議,這在該事件中也不例外。許多人搜集了當事人的個人信息,被質疑是否有“網絡暴力”之虞。其實筆者倒不覺得如此,在當今開放的網絡環境下,一個人以這種方式卷入公共事件,就相當于讓渡了自己的部分隱私權,保護他不受進一步的網絡暴力固然重要,但這絲毫不構成抵制“輿論炮轟”的理由。相反地,懲罰應該先行于保護——我們雖然樂見其改過自新,但世間所有的尊重都是掙得而不是應得的,人必自尊然后人尊之,要想獲得尊重,必須努力證明自己有這個資格。
  2.
  2.農家女考上北大為何“感謝貧窮”?
  背景:“貧窮帶來的遠不止痛苦、掙扎與迷茫。盡管它狹窄了我的視野,刺傷了我的自尊,甚至間接帶走了至親的生命,但我仍想說,謝謝你,貧窮。”近日,一篇18歲女生關于自己、關于貧窮、關于希望的文章引發了網友的強烈反響。這名女生叫王心儀,剛剛在高考中取得了707分的成績,被北大中文系錄取。
  新京報發表梁鑫的觀點:一名家庭困難的高中生對貧窮能有如此認識和理解,值得敬佩,但這不足以形成輿論“感謝貧窮”的理由。有點兒社會經驗的人都應該明白一點:絕不能因為家庭困難的王心儀考上了北大而感謝貧窮,也不能因為考上北大的孩子寫了一篇《感謝貧窮》而感謝貧窮。王心儀能考上北大,絕不是因為她家庭貧窮,而是因為她在家庭貧窮的情況下堅韌不拔的精神,是她努力奮斗的結果,而不是貧窮的生活狀態的結果。苦難沒有意義,戰勝苦難才有意義。這一個案可以給家庭困難的孩子帶來信心,但絕不能因此而肯定貧窮。輿論不能因為這樣一個個案,或直白或暗暗地感謝貧困,因為還有很多像王心儀一樣生活在貧窮狀態下的孩子,但他們并沒有王心儀的這份韌勁,在與自己的同齡人的競爭中早早地退出了;也不能因為一個階段性的結果值得欣慰,要去感謝貧困,因為王心儀還很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要經歷很多事。如果貧窮有意義,那還追求什么富裕?如果貧窮有意義,那還做什么扶貧工作?要肯定一個家庭貧困的孩子的奮斗,但輿論如果借機將貧窮的狀態當成雞湯,那就把個案的價值和意義帶偏了。
  小蔣隨想:巴爾扎克說:苦難是人生的老師。這其實是一種深刻而戲劇化的表達。任何思維正常的人都明白,苦難絕不是什么“善類”,更沒有“育人”的打算,它是對身心的嚴重傷害,甚至會扼殺人的生命。能夠從苦難中走出來的人,往往是靠堅韌、拼搏、奮斗,甚至還需要一點天賦、機緣、運氣。所謂“人生老師”“感謝貧窮”,是脫離苦海者的回顧性自勉。他們慶幸自己沒有被困苦和貧窮擊倒,將苦難和貧窮視為是一筆特殊的“財富”,相信未來的自己會更加堅強和勇敢。他們感到慶幸,是因為還有很多人沒能走出苦難與貧困的泥沼,或繼續受煎熬,或在痛苦中逝去。后者不可能感謝貧窮,也不會覺得苦難是人生的老師——他們沒有心思談詩意,無法以“勝利者”的姿態談感想。后者未必沒有努力和掙扎,沒能擺脫困苦有各種原因,很難說他們有“錯”。無論對個人而言,還是從國家著眼,減少直至消滅貧困都是重中之重,社會不可能“眷戀”苦難和貧困。就本例而言,貧寒子弟考上北大,值得祝賀。王心儀表達的是,看到曙光者對黑暗的告別,以反諷的手法對苦難致“悼詞”。18歲的王心儀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會遇到其他人生坎坷,希望她繼續拼爭、不要迷茫。對眾多看客而言,不能刻板解讀一個18歲女生“感謝貧窮”。不然,反倒顯得幼稚可笑。
  3.
  3.讓妲己代言周原,歷史豈容如此輕慢
  曾到過周原,青銅錚錚,玉振金聲,驚嘆于厚重豐盈的文化遺存,又為諸多古跡名勝至今藉藉無名而惋惜。沒成想,周原竟以這種方式一夜暴紅。
  7月27日,陜西省旅游集團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了一篇題為《紂王妲己火力全開!在周原熱舞抖音點擊破千萬,這個景區要逆天!》的文章,稱“昨天(26日)紂王妲己在中國??周原景區火力全開”。
  俗也就罷了,有沒有搞錯,讓商紂王和妲己去做西周發源地的形像代言人?陜西旅游公號的小編,究竟知不知道周原是什么?
  這是詩經??大雅《綿》中“周原嫵嫵,堇荼如飴”的所在,曾經肥美得連苦菜都讓人甘之如飴。這是西周故都,是中華民族重要發祥地。這里被譽為“青銅器之鄉”,毛公鼎、大克鼎、墻盤等國寶級青銅器,都源出于此。
  進了周原,你會大興“莫報乾坤施,空驚歲月遷”之嘆,你很容易撞見出沒于此的淵博幽默滿面煙塵的考古專家,會有和兩三千年前的珍貴文物面面相覷的驚喜、充實和熨帖,會有和跌宕起伏的歷史故事驀然相逢的滄海桑田之嘆……
  雍山血池秦漢遺址、周公廟遺址、鳳翔秦公一號大墓……原以為,它們不會被任何一家旅行社或自由行攻略推送,風雨飄搖,荒涼冷落。像辛苦挖了十年的秦景公墓,曾依靠村民集資修建的博物館才得以繼續“活”著,瞄著同為陜西的法門寺的熱鬧非凡。
  冷了老秦人,熱了大盛唐的理由太充分了,人殉二百、陰氣森森的墓地,怎么比得過佛寶疊出、舍利重光的燦爛地宮?金碧輝煌的法門寺,不但有善男信女頂禮膜拜的佛指舍利,更有女皇武則天遺存繡裙的風流故事加持,觀者如堵是必須。
  得,畢竟旅游界有人才,終于想出了奇招:以妲己和紂王的名頭替周原打廣告,風流香艷、奢靡醉人,何愁沒有客流?
  小編還“機智”地回復網友“周原和紂王有什么關系“的質疑,“鳳鳴岐山,武王為啥伐紂?”按這個邏輯,岳飛抗金,得拿金兀術來做噱頭?紀念全民抗戰,莫非要讓日本鬼子做代言?
  歷史文化景點,豈容如此輕薄和輕慢?怎么對得起周原長眠的祖先,怎么對得起田野工作的幾代考古工作者?他們用小毛刷慢慢刷出的浩然歷史,就這么被肆意糟改,讓人心寒。
  在歷史熱的今天,周原旅游確實應當勃興。細細琢磨,認真策劃,梳理文脈,不愁沒有游客。比如,周原當年水渠怎么布局?周王家族遷徙勃興之所由來,刖人為何被剮一足去守門?殘破的青銅重鼎惟余殘片,為什么周人要挖那么多埋藏青銅重器的深窖?考古學家竭力勘探出周原遺址分布詳圖,究竟“復原”出多少當年氣象?血池祭祀是否反映了中國嚴謹生動的國祭流變?自秦人始,漢仍其舊,附近出土的漢瓦當圖案之靈動飛揚為何如此令人驚艷……
  “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旅游也是一樣,只有尊重歷史,免于商業化的腐蝕,才能真正散發出深厚的文化魅力。懷揣中國夢的國人,對這夢的源頭豈不動容,何必求助不相干不靠譜的噱頭呢!
  4.
  4.從“賣門票”讀出實體書店的無奈
  9月17日起,位于河北石家莊人民廣場負一層的“城市書房”開始實行入場閱讀收費制,即買門票方能進店。這種面向大眾的書店采取這種經營模式,在國內尚屬首次。實施一周后,書店營業額并未減少,店方表示收費將一直堅持下去。(見9月26日《北京青年報》)
  該書店的收費分為兩種:一種是20元的入場閱讀門票,不限次數,全天有效,并可抵現金在店內消費;另一種是5元的打折門票,主要針對沒有明確閱讀、購書需求,只想進來轉一轉的顧客,不能沖抵現金使用。此外,書店會員可憑消費積分兌換入場券,讀者亦可辦理門票月卡或年卡,會員還會有不定期贈票。可見,該書店賣門票不是簡單地“一刀切”,有著經營者的多層考慮。
  盡管如此,大部分讀者還是難以接受,認為買門票與實體書店吸引人流的趨勢背道而馳,會降低人們外出選書讀書的積極性,一些同行也預測可能實行不了多久。有質疑并不奇怪,畢竟圖書并非生活必需品,去書店看書、買書是十分隨意之事,而不管是收費辦會員卡還是賣門票,都會將一部分隨便逛逛書店的潛在買書人阻擋在店外。但從書店角度看,畢竟在生存面前不能僅談情懷、談理想。
  不可否認,世界上其他國家不乏書店賣門票的先例,比如葡萄牙波爾圖的萊羅書店,每天的客流量可達5000人次,門票價格為5歐元,僅靠收取門票,書店就可盈利。 可問題是,萊羅書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書店之一,它更像是座藏品豐富的圖書館,是《哈利波特》的場景畫面的原型,電影《哈利波特》還在這里取景,這里已然是聞名世界的旅游景點。而“城市書房”遠沒有人家那么有名氣。
  書店賣門票不是一門好生意。長期看,門票收入也難為書店減壓。實體書店當然可以探索擺脫困境之道,但還要以讓讀者產生認同感、親近感為前提,這也是實體書店未來發展的關鍵。
  我們更要從賣門票中體會到書店的生存無奈,畢竟太多人只看不買,不僅對圖書損耗大,也給真正想買書的人造成困擾。許多實體書店本就舉步維艱,當“蹭書族”越來越多,還會有多少人愿單憑一腔情懷開書店?書店是城市的文化驛站,引導城市居民閱讀,相關部門也要將扶持書店的政策落到實處,幫助書店渡過難關。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中彩啦彩票 一品彩 | 开心中彩票 | 彩01彩票 | 分分彩 | 豆玩28彩票 | 9188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