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長:今年要下大力氣為教師減負

作者:佚名  時間:2019/1/21 11:11:07  來源:會員轉發  人氣:
  在1月18日召開的2019年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強調,今年要下大力氣為教師減負。
  陳寶生說:“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在努力給學生減負,今天我要強調,教師也需要減負。”
  陳寶生表示,現在教師負擔很重,各種填表、考評、比賽、評估,各種與教育教學科研無關的社會性事務,壓得老師們喘不過氣來。今年要把為教師減負作為一件大事來抓,教育部將專門出臺中小學教師減負政策。要全面清理和規范進學校的各類檢查、考核、評比活動,實行目錄清單制度,未列入清單或未經批準的不準開展,要把教師從“表叔”“表哥”中解脫出來,更不能隨意給學校和教師搞攤派。要把時間和精力還給教師,讓他們靜下心來研究教學、備課充電、提高專業化水平。
  無論是教師,還是校長,可能都有過這樣痛苦的感覺——忙碌了一天,似乎做了很多事,該做的卻沒有做,而時間都耗費在一些無用或無聊的“重要事情”中……
  2017年7月,新教育研究院發布了《關于“減少教師非教學工作”的調查報告》引起了很多教育工作者的關注,報告顯示:“占用教師工作時間的工作,并非全是教育教學工作,真正用于教學及相關準備的時間在整個工作時間中占比不足1/4,剩下的3/4是更為耗時耗力的非教學任務。”
  報告提出,穩定教師隊伍,除了“加薪”(提高工資水平),還要“減負”(減少不必要的工作負擔)。
  有調查顯示,中小學教師每周的實際工作時間平均值為54.5小時,一些地區的高中主課教師日平均工作時長16小時,遠超法定時間,“基礎教育階段教師負擔沉重是不爭的事實”。
  并且大部分教師覺得“教學任務安排不合理,教師工作量隨意加減,工作繁重”、“形式主義較多。表面工作、檢查活動等形式主義過多,對教學干涉太多”、“收入低,缺乏職業自豪感”。
  可每天忙碌不堪的教師們,時間都去哪兒了呢?
  一、老師為何這么累?
  01
  目前教師日常工作狀態
  很多學校的教師都有這樣的感覺:忙碌了一整天,看著似乎做了很多事,但真正該做的卻沒怎么做。不是不想做,而是沒時間做,教師們的時間和精力大都耗費在了一些所謂的“重要事情”上——比如,寫不完的各種應付材料,填不完的各種上交表格,迎不完的各種檢查驗收,還有補不完的各種活動資料……
  這里的每一項似乎都“非常重要”,因為它們關系著學校和教師的督導考核評估!
  02
  七成校長老師認為
  學校檢查評比太多
  一些中小學校長戲言,自己是“許三多”—檢查多、評比多、文件多,每天“兩眼一睜,忙到熄燈。
  有校長形容,任何一個上級部門都可以到學校開展檢查、評比工作,每個單位學校都惹不起,都必須“高度重視”、“積極參與”。眾多與學校教育教學工作不相關的檢查評比,嚴重干擾了教學秩序,有的學校甚至接到有關部門的行政命令,要求教師停課走出學校承包路段衛生。
  然而,這似乎還不夠,上級安排的各項督導評估、達標驗收、檢查評比、會議培訓、安全管理等事務,又一重重加壓且全部以“重要事情”名義。
  蘇北一普通學校,4個月里接受檢查驗收24次,僅臺賬材料就準備了67盒,排在一起長達5米多。教師天天忙于應付表格,教育教學反而成了副業。
  湖南一民辦學校,2014年收到各級各部門文件48個,涉及創建國家或省級稱號、食品督查、環境檢測、水質評估、僑聯督查等,此外還上交了50多篇各類總結和報告。
  被檢查“轟炸”的學校不是個案。河南某地一位中學校長介紹說,過去一年,該校接受了食品、衛生、防疫、物價、人事、農減辦、糾風辦、文明辦等部門10多次的各類檢查,收到上級各部門文件四五十份,包括宣傳部門的征訂任務、文明辦的創建評比任務,以及公安、衛生、糾風辦、農減辦、督導、工會、婦聯等部門的各類檢查文件、活動通知、材料上報等,“真正和課堂教學有關的文件反而很少”。
  參與各種各樣的檢查、評估,已經和教書育人一樣,成為眾多中小學教師的日常工作。
  03
  五成老師“不務正業”,
  每天有一半時間在非教育工作上
  那么迎接一次與教學無關的檢查到底要耗費教師多大的精力和時間呢?山東一名初中教師講述了這樣一個細節:一次該市迎接創文明城市檢查,各級領導反復預演檢查,對衛生的要求甚是苛刻。
  學校辦公樓地面老舊,“老師們只得蹲下身子,一點一點用洗衣粉和鋼絲球擦拭出來”。
  而且,很多學校在迎接省市一級的檢查評估前,必須先依次接受區縣級和鄉鎮級的多次檢查,每次檢查都會讓學校和教師手忙腳亂,有時不得不中斷教學甚至停課。
  除了各項檢查、評比外,現在各種“日”和“節”很多,如“愛眼日”、“艾滋病日”等,遇到街道或社區舉辦活動,工廠和機關單位一般沒時間或不愿參加,只能由學校“頂上”。學校本來就缺教師,不可能有專人從事這些工作,只得臨時抽調一些教師,加班加點來應付。
  04
  教師身累心更累
  當教師的本職工作被非教學任務占去一大半時,犧牲的不僅是時間,更有心情,甚至是對教師這一職業的認同感。
  教師們的大量時間沒用在如何提高教學、如何深入教研、如何培養學生上,對于“教師”這一職業產生了動搖和懷疑。絕大多數教師每周工作時間都在54小時以上,實際工作時間超過法定工作時間25%,教師不得不將大量的個人時間奉獻給工作。
  二
  需要減負的不僅是學生,還有老師
  全國政協委員、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去年全國兩會上提交了《關于保障學生和教師休息權的提案》,這一話題,引發了廣大校長、教師的強烈共鳴。
  呼吁:教師的休息權應得到保障
  朱永新注意到:學生每天在校的時間都是老師的工作時間,而在上課以外,老師課前認真備課少不了,課后還要批改作業、家訪、輔導后進生。
  有些教師為了完成工作任務,還不得不把在學校里沒有完成的事情帶回家。
  在寄宿制學校,從早自習到晚自習,教師都要陪著學生,除了完成教學工作外,還要承擔對學生生活的照料。
  在教學之外,教師還承擔了很多額外壓力,包括準備各類檢查評估材料、寫論文評職稱、學生安全保障等,這些任務大多要在工作時間外完成。
  朱永新呼吁:休息權是一項基本人權,是我國憲法以及勞動法律、法規賦予勞動者的一項基本權利,教師的休息權理應得到保障。
  建議:減少一線教師的非教學任務
  為保證教師休息權,朱永新委員今年的建議之一,是要減少一線教師的非教學任務。
  朱永新建議——
  首先要尊重教育、尊重教師,改革學校和教師考評制度。剔除與教育教學關聯不大的考評細則,加大對教育教學的實質性評價占比。
  各級部門應關心關注教師群體,合理分配工作,明確工作量標準,科學配置師資,減少額外非教學任務攤派,讓教師全身心投入教學核心及專業發展。
  同時,他還建議,要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聘請一定數量的工勤人員,完成校園安全、宿舍管理、學生餐管理等非教學任務,讓一線教師從這些瑣碎的非教學事務中解放出來,休息權得到保障。
  那如何給教師“減負”呢?綜合廣大教師的呼吁,我們認為要為教師“減負”應該盡可能的做到幾下幾點。
  三
  讓教師安安靜地教好書
  01
  教學為主,減少非教學任務,
  讓教師將心思花在教學上
  地方各級部門深入溝通,達成共識,對于學校的管理工作以教育主管部門為重,其他部門工作能減盡減。同時,減少各級各類會議、無實質意義的培訓以及相關檢查,學校也要根據自身實際,不盲目攀比,不搞形象工程,一心一意搞好教學,關注教育本身。
  中國中小學教師非課堂教學工作任務繁多,如備課、教研、聽課、開會、批改作業、教學反思,撰寫各種業務學習、政治學習、讀書的筆記。另外還有班級紀律管理,早晨組織學生晨練,晚上領學生打掃衛生,自習課輔導學困生,記錄班級日志等工作都耗費了教師大量的時間。難怪網絡上流傳的《為什么中國教師這么累》,文章寫到:沒有學過管理學,卻要管理幾十個人,班主任的工作難度之大、強度之高,是一般管理工作不能比的,也耗費了教師大量時間。
  給教師“減負”第一步,就是要減輕教師非課堂教學工作任務。教師認為,有效減少工作量和工作時間,首先應該減少校內外文書工作和行政工作,保證法定工作時間用于備課和批改作業。
  02
  明確教師工作量標準,
  合理確定教師工作量
  社會各界給教師群體頻頻施壓,輿論關注師德,期待教師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社會關注師風,期待教師成為學生的“替代父母”、良師益友,這些要求和期待不無道理,但是如何使其落地?
  一個重壓之下精疲力竭的教師何談創造力?一個沒有職業幸福感的教師何談培養追求幸福的學生?一個缺少專業自主性的教師何談擁有高質量的教學?可以說,教師工作量是影響教師職業幸福感和教育教學質量的重要因素。
  英國教師協會(National Union of Teachers)提出教師工作時間公式。每周合同工作時間=22小時教學+5小時批改作業與備課+5小時其他工作。每周實際工作時間=合同工作時間+5小時個人時間用于批改作業和備課=37小時。
  03
  社會、家庭給教師更多理解寬容,
  幫助教師減負
  教師職業只是眾多社會職業中的一種,是職業就有邊界,無論是道德還是專業,無論是權利還是義務,都是有限度的,社會和家庭應該對教師工作給予更多理解和寬容。
  建議,國家和地方政府在實施新政策之前要進行充分的調研,掌握政策具體執行者的認識和看法,考慮教師工作量的可承受度。
  日本教育社會學者永井道雄說:“辦好教育的關鍵,第一在教師,第二還在教師。”只有教師沒有了工作和思想的“負擔”,才能夠真正維護教育的“生態平衡”,才能保證教師工作的“單純性”,使老師能夠全身心地、以積極健康的心態投入到工作中去,才能夠提高在職教師的幸福指數、吸引更多的優秀人才投身到教師行業。
  【網友聲音】
  @夢阮:很不滿意!我們很多時間都被學校的一些瑣事占用了,感覺總有做不完的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渴望有些制度能夠規范,不要有這么多形式主義。表面文章做得再好,又能有何用?真正對得起學生、家長、社會,那才是硬道理,才是真正我們該做的!
  @田野:現在的時間大多花在準備材料和教學管理上,真正用在教學上的實在是越來越少。希望少點檢查,多點實干。
  @說從心那是慫:我是名小學老師,我大部分時間就是應付上級的各項檢查,有些檢查與我們教育挨不上邊。唉!
  @五福人生:我現在都是“擠”出時間備課、講課,大把時間都浪費了——檢查、評比、比賽等。各種活動華而不實,甚至重復,都是各級領導為了自己的業績、政績造成的,建議取消。不要違背了教育的使命!
  @天邊的流云:我是一名小學老師。教學工作介入太多行政力量、太多政治任務,有好處嗎?什么是教育?教育是百花齊放,是寬容的氛圍。而我卻感到被太多教學之外的任務壓得沒有了獨立自主的思想。在這樣的心態下教學,我愧對學生,愧對家長,卻又無可奈何。
  (本文由“京城教育圈”根據央視和微信公眾號“教育之窗”、“中國教育報”進行整合編輯,版權歸原創作者所有)
  延伸閱讀:
  新京報評論:給教師放“戀愛假” 給單身汪多點關懷沒毛病
  原創作者 |熊丙奇(教育學者)
  學校要吸引并留住優秀教師,需要在教師管理中用心,真正做到“以事業留人,以感情留人”,而不是一味用“無私奉獻”的大道理留人。
  教師每月可申請兩次半天的“戀愛假”,杭州某中學的做法,近段時間在網上受到廣泛關注。
  此舉引來“羨慕”聲,也招致不少疑問:多了“戀愛假”是否真的能脫單?公辦學校放假難道不需要審批?
  杭州市江干區教育局證實,這所“走紅”的學校名為杭州市丁蘭實驗中學。該校工會主席樓旸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該校有40%未婚老師,推出“戀愛假”,是契合“青年教師的需求”。除了針對青年教師新推出的“戀愛假”,該校還有針對有子女教師的“親子假”,及面向年長教師群體設立的“幸福假”。
  有網友擔心,這么多假,會不會影響學校正常教學?這種擔憂,其實忽視了學校教師進行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的力量。
  一方面,這些教師在享受假期福利的同時,也得提前協調好時間,不影響教學工作;另一方面,有了更多時間來平衡工作和生活,也能提高老師工作積極性和工作效率,讓他們少些人在心不在,或人浮于事。
  而教育部門和社會也理應允許公辦學校對教師的管理有適度的彈性空間,這可以理解為學校自主辦學及教師群體的自主管理,這樣才稱得上以人為本的管理。
  公辦學校給教師設立“戀愛假”“親子假”等,這從學校自主權角度看并無問題。江干區教育局對此也表示,允許學校適度創新。
  現實中,這般人性化管理也該成校園里的常態——允許教師根據自己的需要請假,是以不影響正常教學為前提的,各項假期也公開透明。
  對學校而言,要吸引并留住優秀教師,也需要在教師管理中用心,真正做到“以事業留人,以感情留人”,而不是用大道理留人。
  像這所學校,124名教師中,單身的教師約有49名,占到約40%,這說明學校的青年教師比例高,還沒有形成老中青的平衡結構,這可能跟部分年輕教師壓力大、流動性高有關。
  過去很長一段時期中,我國中小學在建設教師隊伍時,都特別強調默默無聞、任勞任怨。很多地方評出的優秀教師、最美教師,也大多是長年不回家、無暇照顧父母孩子或者忙到沒時間談戀愛的教師。
  最美教師,也應是最幸福的教師,如果教師自己的生活都不幸福,還要被要求燃燒自己照亮別人,那也難以建設出高質量的教師隊伍。
  去年發布的《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指出,要采取措施真正讓教師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其中一條措施是建立現代學校制度,落實教師在學校辦學、管理中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決策權,真正做到以人為本。
  落實這一措施,就要求學校在學校辦學、管理中,充分聽取教師意見,制定有利于教師發展、學生成才的學校管理辦法,營造讓教師安心從教、熱心從教、舒心從教、靜心從教的環境。從這一角度看,每所學校都可以結合本校的實際,制定針對教師的人性化管理辦法,而別停留于羨慕“別人的學校”。
  (本文首發“新京報”,版權歸原創作者熊丙奇所有)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中彩啦彩票 256彩票 | 盛源彩票 | 玛雅吧彩票 | 云购彩票 | 随手彩票 | 必发彩票 |